市民收到取貨碼快遞卻不翼而飛 該誰來負責

      “雙十一”的硝煙還未完全散去,“雙十二”又要來了。人們購物狂歡的背后,也暴露出一些隱藏的問題,有的人明明“剁了手”卻一直沒收到快遞,驟然劇增的快遞讓快遞員們沒日沒夜的高強度工作,壓力山大。這些“雙十一”后現象,希望能為即將到來的“雙十二”一點借鑒和啟發。

“雙十一”過后,因為快遞數量著實巨大,快遞員為了能夠盡快將貨物送到各位物主手中,也是想方設法找捷徑,比如說送到代收點。日前,市民張女士和劉女士前后向《東江時報》報料稱,“雙十一”過后,他們明明收到了快遞員發送的取貨碼,但去到代收點卻怎么也找不到快遞。快遞不見了怎么辦?律師為您來支招。

市民報料

收到取貨碼 放代收點快遞卻不見了

“我放在樓下小店那代簽,結果找不到了。”市民劉女士日前向《東江時報》報料稱,她在“雙十一”買下的嬰兒服飾是在11月16日接到快遞員發送的取件碼及代收地址,但她第二天到小店去拿時,卻怎么都找不到貨,代收店主也找不到對應取貨碼的快件,但因為劉女士與快遞員相熟,所以也不好讓快遞員背鍋,只能自認倒霉。“快件里的物品是買給寶寶的幾套衣服,金額在200元左右。”劉女士告訴東時記者,對于這件事情,快遞員已經將快遞安全送到,加之自己又與快遞員相熟,便不好怪責,小店店主也只是免費幫忙看貨,并無義務為此負責,劉女士只好自認倒霉。“這快遞肯定是被別人拿走了,以后要及時去拿。”

無獨有偶,市民張女士日前也向《東江時報》報料稱自己“雙十一”的快件不見了,但與劉女士不同的是,張女士的快件竟是在自己單位丟失的。張女士告訴東時記者,她是在11月12日下午5:30接到順豐快遞員發送的取件碼。而其單位大門是當晚6:01分鎖門,第二天早上8:18分開門。張女士在第二天中午11時去取件時,快件已然不翼而飛。“我懷疑是同事錯拿,但我在單位同事群發了消息稱錯拿麻煩拿回原處,但將近一個星期也沒下文。后來我就想是不是錯拿快遞的同事不好意思送回來。”張女士說,自己到單位的保安室查了監控錄像,因為她購買的貨物包裝盒是印有商品品牌標志的,所以比較明顯,她心里也清楚是哪個同事錯拿了,但畢竟同事一場,張女士也是猶豫再三,最終并未直接揭穿。“我那件衣服原價是1000多元,‘雙十一’打折400多買到的。”張女士說,查看監控錄像可以清楚看到快遞小哥放快遞,所以這件事不能讓快遞小哥背鍋。

記者走訪

代收點多是免費看管 快遞不見偶發

近日,東時記者走訪了河南岸街道某社區幾處貨物代收點。走訪發現,這些小店店主大多是免費為物主代收快遞。某小店店主王女士告訴東時記者,她免費為小區物主代收快遞差不多五六年了。快件丟失的情況雖說是有,但也不經常發生。談起為什么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王女士說,一是與快遞員的關系都還不錯,還有就是通過取件可以給小店漲漲人氣,多認識些街坊鄰居。王女士的丈夫陳先生則坦言,他是真的很反感這些快遞。“一到‘雙十一’,小店門口堆得滿滿的,我們還要讓快遞員按照時間先后分開堆放,以便物主取件。物主找不到,我們還要幫他們找,倒感覺我們的主業是幫別人看管快遞的了。”陳先生說。

另一家代收點小店店主朱女士說,以前曾經遇到過業主快件丟失。“物主找上門,我們解釋了半天,物主依然憤憤不平。”朱女士無奈地告訴東時記者,她免費給物主看管快遞,沒收一分錢,物主不但不感謝,丟了快遞還直接沖她發火,真是吃力不討好。

快遞小哥背鍋是常事 忍忍就算了

東時記者在采訪中,正好看到前來該社區某小店送快遞的韻達快遞員何先生。東時記者便上前詢問。“最近貨物量實在太大了,每天早晨4點就起床整理快件,一般要干到晚上11點多。”何先生說。談起快件丟失,何先生邊搬貨邊回應東時記者,類似這樣的事情發生過不少,一般責任都會怪在快遞員身上,也只能忍忍就算了。“我之前遇到過一個業主,快件丟失,我跟她是私下協商解決的。物主找到我說快件丟了,我查了物流情況,確認如實后,就讓物主將貨物金額截圖發我,她重新下單付款,我再將賠償款轉給她。”何先生說,要是不協商解決,被物主投訴到快遞公司則罰得更重,等于沒日沒夜地白干一場。

隨后,東時記者采訪了天天快遞員陳先生。陳先生告訴東時記者,作為快遞員,他很明白多送一件貨就能多賺一點錢的道理,要是貨物一件件地送上門,送到家,那難免會耽誤快遞員很多時間。特別是“雙十一”后,每個快遞員一天的派件量平均大概在300~400件。有上進心的快遞員都是想趁著這時候多賺點錢,于是沒日沒夜搬貨送貨。但怎么樣才能讓送貨量更大,送貨效率更高呢?陳先生坦言,快遞行業里都一致默認了,將每個小區的貨統一送到離該小區不遠處的便利小店內,在再貨品上標上取件碼,隨后統一發信息給每位物主憑取件碼領取。“雖說是免費的,但便利小店也要靠快遞員自己打關系的,有的小店不肯收,我們也沒辦法。”陳先生回憶稱,他曾經遭遇了一次將貨物放在小店店主那里,但卻遺失的情況,那份快件讓陳先生賠了不少錢。之后,陳先生決心要么將快遞放入蜂巢快遞柜等待物主自取,要么自己親自送到家。雖說效率是比其他快遞員慢了許多,但安安全全把貨物送到物主手里,至少自己心里圖個踏實。

律師說法 遇到快遞丟失可向郵政部門投訴

“明明收到了快遞員發送的取貨碼,但就是找不到快遞。”“雙十一”過后,快遞員小哥因為貨物量大,往往都是把快遞統一放在小區內的便利商店里,由便利店店主代收。這樣的話,如果物主的快遞丟失,誰應該承擔責任?是快遞員還是店主?關于快遞方面有沒有相應的法律約束?市民在這方面需要注意什么呢?

廣東力臣律師事務所律師張錦愉就此問題回應稱,快遞關系是發件人、收件人與快遞服務企業構建的快速運送的合同關系,各方主體應當按照雙方的約定履行義務;同時,快遞行業具有一定的公共事務性質,應遵守國家的法律強制管控,國務院2018年5月1日起施行的《快遞暫行條例》第二十五條規定,經營快遞業務的企業應當將快件投遞到約定的收件地址、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并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當面驗收。收件人或者代收人有權當面驗收。第二十七條規定,快件延誤、丟失、損毀或者內件短少的,對保價的快件,應當按照經營快遞業務的企業與寄件人約定的保價規則確定賠償責任;對未保價的快件,依照民事法律的有關規定確定賠償責任。交通運輸部2013年3月1日起施行的《快遞市場管理辦法》第十七條、第二十條也有相同的規定。

“所以,快遞服務企業沒有按照約定和法律規定將快遞送達收件人驗收,而自行將快遞投送到其他地方或主體處,導致發件人、收件人損失,構成了違約和違法行為,應當按照約定或法律規定予以賠償。市民遇到類似情況的,應及時以文字、錄音等形式向快遞服務企業進行質詢,未獲得合理解決的,可以向郵政部門投訴。”張錦愉說。

相關內容

 

一级美国牲交